第八百九十五章 一叶障目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前两个条款执行后《深夜画廊》的总股数回到940万股,华云基金占有其中的570万股的投票权。他们这个算盘在房诗菱看来相当于以入股增资750万为对价,获得《深夜画廊》矩阵两年的经营权。两年内赚到的钱,按股份分配给股东,但是房诗菱那份得分给华云一半。

    这个方案算是仁者见仁,房诗菱倒是不觉得对方一定能赚到,因为对方相当于获取一项代理运营服务的权利。本身代理运营服务也是要按一定比例分成当作服务费用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自家知自家事,现在《深夜画廊》这个广告状态简直是,对方进来之后发现真相,不撕自己就算轻的。

    其实房诗菱多虑了,对方是肯定不会撕她的,而且一旦她发现真相,知道郑佟是怎么来怎么去,谁撕谁还不好说呢。

    对房诗菱来说万般无奈的是,现在的局面之所以缺这几百万怎么都不行,不是找不到钱,难就难在条款上。就缺这么点钱,合法的手段只能以投资的方式进入公司的账,向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办理贷款都不行,大夏基金一定会以重大借款为由起诉。

    如果《深夜画廊》经营正常,房诗菱是不怕的,大夏也不可能起诉,甚至法院都不会立案,什么企业还没个贷款需求呢?为了经营企业而贷款非常正当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,以过去几个月《深夜画廊》的动荡,大夏直接起诉房诗菱贷款不是以经营为目的,天知道法院会怎么判,很可能整个盘子直接崩了。大夏一直无力阻止她走钢丝但是心态非常不好,想法是什么她早就门清了——想跳车跳不下去。因此一旦有跳车的机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跳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有金主爸爸入主,然后以不低于12.5元每股的价格增资,谁也拦不住。只是现在并没有任何金主表现出为她纾困的兴趣,除了华云基金。

    甚至在这之前,她的财务还跟她出了个极限操作的主意,但是要她自己承担法律风险。其实说白了就是自买自卖,类似于自充值。

    于是房诗菱就无奈了,她倒是不怕承担做账的风险,而是这个逻辑不通。她要是有钱,自己投深夜画廊几百万就把帐平了,根本不用自买自卖,问题是没钱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因为从没用《深夜画廊》做过收入,她自己就没存下多少积蓄,暴涨的是身家,唯一的不动产就是个一居室。但是之前那次b轮融资,融了1000万然后挪做它用的时候,为了让跟投的人有信心,她自己也追加了10万股,持股达到510万,因此那时就已经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才换了点钱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这十万股是优先权比较高的十万股,比她500万原始股方便处置的多,也可以用于质押,但是没上市的企业基本没人接受股权抵押,所以根本换不来钱。现在上哪找几百万去?只能跟人借。

    所以要承担的根本就不是法律风险,而是人情风险。这种风险在花团锦簇的时候无穷小,跌到谷底的时候无穷大,什么同学朋友之类的根本靠不住。

    因此当雷思云问她还有两天了,你还坚持个什么劲的时候,房诗菱真正的底气是——向高文明借钱。或者向高文明募资,让他投这几百万进来,当这个金主爸爸。这也是她最近两个月虽然焦虑但是一直没有绝望的原因,还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房诗菱相信自己只要开口,就一定能把钱找来,只是万分不愿意开这个口罢了,很可能引发超级刺激的场景。真要是没办法了也只有这一条路,但是万幸,雷思云还有条款三。

    条款三,华云基金承诺在这两年内锁定投票权,不向第三方转让《深夜画廊》的投票权,但收益权的一半不在承诺范围内,可以用于交易,只不过期限只有两年。同时过程中房诗菱享受保护性条款,也就是说,两年内华云基金主导《深夜画廊》进行融资是可以的,但公允价值必须不能低于每股12.5元,否则按照触发棘轮处理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的是,两年期满之后,房诗菱有机会要求华云基金对《深夜画廊》启动整体并购,价格不低于15元每股。也就是说如果任何股东包括房诗菱在内两年后肯卖,触发条件后华云都要收,收购价到时候再谈,但最低15元每股的价格华云承诺一定认账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不想卖当然也可以不卖。

    这个条件比较能打动她,特别是对那批中小股东来说,虽然溢价率不高,但是也算是在经济寒冬中保住了本金,跑赢银行利息了,这年头连银行都有暴雷的,他们还想咋的?应该很欣慰了吧?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个整体收购的激活权,到底是什么?是业绩么?”房诗菱想到她自己,创业个七八年,最终收获个七八千万,算不算是对她前三十年的人生有个交代呢?“我跟你讲,雷总,我跟我的粉丝们那么多年感情了,你让我把他们出卖给你们做收入,我非常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弄错了房总。”雷思云按了按鼻梁,掩饰自己的不屑,心说你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bility呢?“你还是先听一下我们做的计划和安排吧。首先,方案达成之后,华云基金将整合旗下自媒体资源成立集团公司‘看一眼’,重组《深夜画廊》的业务模式,重点转向直播和短视频。重组后的《深夜画廊》仍然单独核算财务,原股东运营收益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其次,看一眼集团由罗鹏罗总出任集团总裁,负责产品线,《深夜画廊》的各个自媒体账号都相当于一条条产品线。其实你也认识,他以前混直播圈的时候叫左眼,现在不能出镜了,但是做做管理和运营肯定没问题。然后你还是《深夜画廊》的ceo,继续保持对相关产品线的影响力,只是需要接受集团的领导,向罗总汇报。”

    这套官腔打的挺猛,房诗菱听的一愣一愣的,但是条件呢?“您的这个安排倒是挺妥当的,但是,不会是以我个人服从集团命令作为激活权利的条件吧?”她勉强的笑了笑,“我还以为会是一个量化的指标。”

    只见雷思云目光玩味,说:“肯定是量化指标。我现在的想法是,请您亲自做出镜的主播,按照一天三小时计算,每周直播不低于21小时,内容不偏离集团给定的剧本,以周为出勤单位,出勤率达到多少具体咱们再商量,您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房诗菱目瞪口呆!这算什么指标,这开玩笑的吧?问题是开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啊?你们把姐姐当成什么了?而且看雷思云似乎还有别的想说?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计划就直说吧。”她等了半晌,发现雷思云非常沉得住气,只得放下打印纸,往卡座后背上一靠,两条大长腿往回一收,极不淑女的交叉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一直坐在雷思云旁边的耿斌忽然一探头,说:“我们现在有个不太成熟的计划,做区块链自媒体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区块链?”听到区块链这三个字房诗菱身子刚缩回卡座里立刻又弹出来了,“区块链不是被国家大力打击过么?好像封了一大批大号,死伤惨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”雷思云得意的说,“最近上头的风向可能要改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戳了戳上边的空气:“而且,大号死伤枕藉,不是新进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