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 离京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邬陶氏在血布上,看到了六个歪扭七八的字——愿孤魂变厉鬼。

    邬陶氏接过这张布,看见上面的六个字时,人就已经恍惚了,她尖叫着把布扔下,张盼波却还在旁道,“这是他坚持要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邬陶氏连连尖叫,到了黑夜再次来临,邬自安的血散发着浓重的腥味,更添诏狱里的阴暗,半夜,张盼波已经睡着了,生生被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叫了起来,他循声看去,看见了头发散乱着砸着墙的女人,“有鬼!有鬼!有鬼!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就这么,邬陶氏疯了,狱卒左右开弓抽了她五六个大嘴巴子,她只嘿嘿地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邬氏夫妻一个死一个疯,牢狱里抓着的人全活动了起来,张盼波等待着机会,有狱卒走过来,在此提审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冷水冲洗过的邬自安的牢房,牢房空空荡荡,他想起自己说得烙铁的话,根本就是骗邬自安的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为了活命,谁还在乎对和错呢?邬自安不想活命,他这样的人活着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张盼波看到了牢门口的光亮,刺得他眼生疼,也许很快,他就可以重回阳光之下了。他是寒门出身,一直在巴结各路世家,可这些人却不重用他,而他却落到了这样的境地,他只能靠自己了,靠自己左右逢源,靠自己左右拉踩,爬出这黑暗的地狱。

    可他被拉进提审室,审问他的却是久不见的锦衣卫北镇抚使,那北镇抚使一开口,张盼波倒吸一口冷气,“在你两边的两个人,一死一疯,张盼波,是不是你做的?说!”

    张盼波大惊失色,可那位北镇抚使丢过来一张写了血字的布,“这布,是你的衣裳吧?邬陶氏被你吓到了,你以为锦衣卫也会被你骗吗?!”

    说完,就有人上前扯开了他的衣裳,内衫缺失了一块,正是那块血字布。

    那位北镇抚使冷笑,“说吧,张盼波,谁让你杀人!说了,就能免了刑!不说的话......”

    张盼波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团火,看到了火里冒着火星的烙铁。

    他惊叫,“没有!真没有人指使我!真是我自己要杀他们!”

    可北镇抚使不信,叫了狱卒,“来吧,给咱们张大人上点东西!”

    张盼波惊叫,胡乱大喊了几个名字,反倒引了那北镇抚使更怒了,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夺过烙铁,直直贴在了张盼波的胸口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直到死,张盼波也没说到那位北镇抚使想要的答案,他满身烫伤地躺在牢房里,两边的牢房一个空荡荡,一个疯癫癫,张盼波苟延残喘了几天,闭了眼。

    四季院子一案牵涉最深的三个人两死一疯,风向立刻变了一变,众人为了活命,开始胡乱往这三人身上推卸,甚至后被抓进去的孟月程,也被那些急等着出狱的人攀扯上了。

    可没有一个人保他。

    十一月的最后一日,今上终于不厌其烦,寻了锦衣卫指挥使进宫,当天,就定了案。

  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